当前位置:鹅掌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生活爸爸送女儿出嫁对女婿说的话,出嫁的女儿带着女婿
爸爸送女儿出嫁对女婿说的话,出嫁的女儿带着女婿
2022-09-21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?都这过点了,还想在“头条”上码字,还是因为感动,快乐的正月初二,按照传统习俗,这一天回娘家拜年。出嫁的女儿带着女婿和外甥一起,给娘家人拜年,表达了一种浓浓的亲。同时,我也收到了太多的祝福,难道不感动吗?更重要的是,我仍然想起了去年的今天:谁也没有想到,一场数百年不遇的病毒来得竟是如此凶猛,那些可恶的病魔从一座城出发,然后往东西南北中并进,渐渐发展成一国之疫,满园之殇。

我无法知道、也无法预测在这场疫情中有多少生命会被寒冷的风送进天堂,我更无法能真正知晓到底会有多少感染者在生死的边缘上徘徊,我只知道有很多人走了,有很多人还活着,有很多人在苦苦挣扎。在这里,我没有能力去责备任何一个人,即使他就是这场疫情泛滥的祸首。我只想暂时(因为我也怕死)扒下口罩,弱弱地喊一声:活着,我想活着,我们想活着!

是的,多想活着!我想起了俄罗斯那首让人潸然泪下的歌曲——《多想活着》。这首歌我听过了很多遍,每一次我都是泪流满面。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谁愿意就这样离去?如果说在《多想活着》的歌曲里颂扬的是英雄们保家卫国时的壮烈,那么,这些在这场疫情中倒下的人们则是无助、无奈和无辜。

生命,只有活着才是希望。所有的生命都是一粒种子,经过在黑暗中的孕育渐渐地露出豆瓣稚嫩体态,在随后的风雨中终于长成一棵树,然后发枝、开花、结果。在这循环演变的过程中,因为希望,每一步都承载着沉甸甸的责任。是的,如果说希望是生命活着的意义,那么责任便是对这意义的践行。就拿一棵树来说,开花挂果是树责任,抽条长枝也是树责任。世上很少有没有开花、结果的树,只是很多时候我们没有看见而已。我想起了那些在战场上冲锋的勇士们,他们每一个人轰然地倒下即是因为肩上的责任。

由此我更想起在这次疫情中奋不顾身的医护人员,他们明知身处危险的境地,仍然义无反顾地执着坚守在抗疫的第一线,这不是责任又是什么呢?还有许许多多的普通人,如一些快递小哥,如一些免费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的司机,在这危险和艰难的时刻,他们一个个责无旁贷,默默奉献。我一向坚持认为,一个不负责任的人,特别是那些不负责任的男人,无论他在人前活得怎样地体面与潇洒,其实都失去了生命其本真的意义。

因此说,责任是一个人活着的核心所在。围绕着这一个核心,即使苦,即使痛,生命才能在希望的路上大放异彩,才能与生命的终端目标——与幸福相接近。什么是幸福?说到幸福的时候,在不同环境里生存的人亦有不同的理解与认识,对其诠释的种类条目不下百十种。但却都有一点共同的认识基础,那就是——活着。

活着,这对于所有的生命来说都是最基本的要求,也是最起码的权利。而至于什么自由、民主、民生以及更多的生命享受,都是在活着的基础上来完成的。我相信每一个人都会珍惜自己的生命,如果说真的有人要将自己的生命主动地放弃,那只有在两个别无选择的条件下才有可能发生。一个是,当国家的主权与人民的生命受到战争威胁的时候,你必须挺起胸膛,拿起刀枪,将灵魂顶在头上,义无反顾地走向战场。

这个时候的你,极有可能倒下去,而且永远地不能起来,但你无法回避,这不仅仅是生命的勇敢,更是生命的责任!亦如那首《多想活着》的歌曲一样,活着是每一个生命的希望,而死去即是生命的担当。除此之外,能主动放弃生命的只能说,这个生命已经无法承受生活的重负,所有的希望都在生存的压力下化为了绝望。这种绝望也许不是痛,而是灵魂的寂灭。

而真正让人悲伤的是,那些倒在灾难中的生命。他们都是一棵棵的树,有的正在发芽抽穗,有的正在葱茏中花开,有的正在将累累果实挂满枝头……他们都在勇敢与担当的路上走向希望,谁知一场灾难却轰然爆发。这时,每一个生命都是那么地弱小,每一个弱小的生命都在灾难的灰尘中摇摇欲坠。此时此刻,我们不能不扪心自问:这灾难到底是怎么来的?它来自何方?唉,我知道,这一问,着实是有点可笑,即使是面对苍天,苍天能回答我吗?其实,每一个人都知道,每一场灾难的发生都是有其原因的,这个世界除了人祸还哪里有什么天灾?

死了的,一切便都死了,包括希望,包括责任和担当,像泡影一样破灭在阳光下,消失在阵风里。也许,过不了多久,那些依然活着的生命会渐渐忘记今天的苦与痛,忘记今天的离殇,仍然会迈着矫健的步伐在名利的路上趾高气扬。

新的一年,愿我们所有的希望都能实现;愿所有的梦想都能开花;愿我们的生活如芝麻开花节节高,日子如蜜糖一样香甜,愿孩子快乐地成长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愿老人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,愿亲人、同事,战友,同学一路同行,情意悠远,年复一年。